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联肝健康促进中心

搜索

病毒性肝炎“五兄弟”,每个都需要警惕

2022-3-20 09:53



  人体内的器官可以分为两种——空腔器官和实质性器官,空腔器官都有管道与外界相通;实质性器官主要是腺体,以导管开口于管腔性器官的壁。肝脏是人体最大的实质性内脏器官,也是重要的代谢器官。听着好像很“强大”,但它在病毒面前其实很脆弱。

  截至目前,经临床研究明确的肝炎病毒已有5种,分别为“甲肝”、“乙肝”、“丙肝”、“丁肝”和“戊肝”,他们都能直接导致严重的肝脏疾病[1]。

  病毒性肝炎“五兄弟”传播方式不尽相同,危害各异。一定要“知己知彼”,才能“对症下药”,保护好肝脏的健康。


甲肝
防止病从口入

  甲肝病毒(HAV)的主要传播方式是未感染(且未接种疫苗)者摄入受到感染者粪便污染的食物或水。该病与不安全的水或食物、卫生条件差、不良个人卫生习惯和口、肛性行为有密切关联。甲型肝炎属偶发疾病,在世界各地流行,1988年上海甲肝大爆发就曾造成了31万人感染。

  与乙肝和丙肝不同,甲肝不会造成慢性肝病,也极少致命。但患者会出现衰弱的症状,并可能会导致急性肝功能衰竭。甲肝没有特异治疗方法。感染后症状消失过程可能很缓慢,需要几周或数月时间。只有患者出现了急性肝功能衰竭,才有必要住院治疗[2]。

  注意用水和食品安全、改善环境卫生条件、勤洗手和注射甲肝疫苗是抵御甲肝的最有效办法。


乙肝
长期规范治疗

  乙肝病毒(HBV)的传播途径主要是母婴垂直、血液传播、性接触。它可能会造成慢性肝脏感染。由于传播途径类似,乙肝可能会与丙肝、HIV合并感染。据统计,全球每年约有88.7万人死于乙肝感染相关疾病,肝硬化和原发性肝细胞癌患者中由HBV所致者分别为30%和45%[3]。

  当前尚未有能彻底治愈乙肝的药物,因此现阶段乙肝的治疗目标在于通过长期抑制HBV复制。患者可能需要通过终身服药,减轻肝细胞炎症坏死及肝脏的纤维化形成,延缓和减少肝硬化、肝功能衰竭和肝细胞癌的发生。2019年末,新版《慢性乙型肝炎防治指南(2019年版)》发布,扩大了抗病毒治疗适应症,呼吁符合抗病毒治疗指征的乙肝患者尽早进行抗病毒治疗。

  通过接受强效、低耐药率、安全性好的治疗,不仅可以帮助延长患者的生存时间,还可以恢复正常的生活质量。当前乙肝一线治疗药物富马酸丙酚替诺福韦、富马酸替诺福韦酯、恩替卡韦都已经进入国家医保,慢性乙肝患者的治疗已变得更便捷可及。


丙肝
需要早筛早治

  丙肝病毒(HCV)感染的传染途径与乙肝类似,但绝大多数感染者在疾病初期不会出现明显症状,所以很难发现,或忽视治疗。但事实上丙肝患者的筛查和早期治疗十分重要。慢性丙肝患者中,20年内出现肝硬化的危险在15%和30%之间。2016年全球就有39.9万人死于丙型肝炎,主要缘于肝硬化和肝细胞癌(原发性肝癌)[4]。

  与乙肝不同的是,随着口服直接抗病毒药物的成功研发和在全球范围的广泛应用,慢性丙肝现在已经可以达到病毒学治愈,且丙肝治疗已经进入到泛基因时代。这意味着丙肝患者可以减少治疗前的检测和治疗中的监测,省去了很多基因型检查的麻烦。在患者中能达到90%以上的持续病毒学应答(Sustained virological response, SVR),即被认为得到了病毒学治愈[5]。如今,索磷布韦维帕他韦作治疗丙肝的口服泛基因型单一片剂直接抗病毒药物[6],列名国家医保目录,可及性得到提升,惠及更多患者。


丁肝
直面沉默帮凶

  丁肝病毒(HDV)听起来有些陌生,它是一种依靠乙型肝炎病毒进行复制的病毒,仅与乙肝病毒感染同时发生或出现重叠感染。丁型肝炎病毒与乙型肝炎病毒合并感染被认为是慢性病毒性肝炎的最严重形式,它会加快肝脏相关死亡和肝细胞癌的发展[7]。

  2020年7月,欧洲药品管理局(EMA)有条件批准了的首款、也是目前唯一一款丁肝治疗药物,用于治疗失代偿期慢性丁肝感染的成人患者,为对抗这一“沉默的帮凶”带来了新希望。


戊肝
预防控制为上

  戊肝病毒(HEV)通过感染者的粪便排出,经肠道进入人体。它主要通过被污染的饮用水传播,因此往往发生在缺乏基本的饮用水、环境卫生、个人卫生和卫生服务的中低收入国家。

  戊肝感染通常具有自限性,2-6周就可自愈,一般不需要住院。但是戊肝偶尔也可能发展成重型肝炎(急性肝衰竭),导致部分患者死亡。目前还没有能改变急性戊肝病程的治疗方案。不过,保持良好的卫生习惯,避免使用洁净度不明的水和冰,能够有效预防这一疾病的发生和传播[8]。



参考文献:
[1]王学栋.肝与病毒的那些纠葛[J].大众健康,2020(07):16-17.
[2]https://www.who.int/zh/news-room/fact-sheets/detail/hepatitis-a
[3]王贵强,王福生,庄辉,李太生,郑素军,赵鸿,段钟平,侯金林,贾继东,徐小元,崔富强,魏来.慢性乙型肝炎防治指南(2019年版)[J].中国病毒病杂志,2020,10(01):1-25.
[4]https://www.who.int/zh/news-room/fact-sheets/detail/hepatitis-c
[5]丙型肝炎防治指南(2019年版)
[6]http://www.nhsa.gov.cn/art/2020/12/28/art_37_4220.html
[7]https://www.who.int/zh/news-room/fact-sheets/detail/hepatitis-d
[8]https://www.who.int/zh/news-room/fact-sheets/detail/hepatitis-e


返回顶部